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3502      
咨询热线:13621606003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精神分析文章内容     [字体: ]
精神分析中的人格理论
[ 文章来源: 网络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6-10 | 点击数: 35152 ]

心理学史上第一个重要的人格理论,是精神分析人格理论[1]。19世纪末,由奥地利维也纳的精神病医生弗洛伊德(s.freud,1856~1939)所创立。弗洛伊德用他毕生的精力,通过对人格的形成、发展进程、人格的结构、人格的变态以及对人格障碍的治疗等一系列的探索,创建了完整的精神分析人格理论体系。

1、历史背景与基本原理

19世纪中叶,德国物理学家赫尔姆霍茨提出了能量守恒原理,引发了动力学领域里的一系列重大发现,也提供了关于认识人的全新观念,即人是一个能量系统。对弗洛伊德的学术思想曾产生重大影响的布吕克(弗洛伊德的老师),是当时杰出的生理学家,认为生命机体是一个动力系统,同样服从化学和物理学的规律。弗洛伊德将这种动力生理学的思想和理论发展到研究人类的精神世界,研究人格结构中能量的转换和改变,从而创立了动力心理学治疗方法,同时他把一个人的人格看成是由本我、自我和超我3部分构成的系统,因而也就创立了精神分析人格理论。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遗传的本能及幼年经历决定了人的行为[2]。弗洛伊德认为,任何行为都有其本身的动机,其动机则来源于心理能量,而能量又出自于先天的驱力和本能,即本能就是人格形成和发展的动力。本能有两种:一种是求生本能,一种是死亡本能。前者与保存生命紧密相关,后者驱使人类互相残杀、攻击、直至灭亡。在生的本能中,弗洛伊德尤其强调性本能,他认为性本能是人类行为的原动力,不但个人的心理和人格结构,而且整个人类文化,归根到底都是由性本能冲动决定的。

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中,还有一个最基本的概念,即作为一切意识行为基础的是一种潜意识的心理活动。弗洛伊德认为人的精神生活主要由两个独立的部分组成,即意识与潜意识,中间夹著的很小的一部分为前意识。

2、人格的形成与发展

在人格形成与发展过程中,弗洛伊德特别强调个人早期生活经验。他认为每个儿童都要经历某些心理性欲发展阶段。从出生到一岁时称为口欲期,主要从口腔部位的刺激中得到快感;一岁至三岁时称为肛欲期,主要从自身大小便的刺激中得到快感;三岁至五岁时为性器期,开始注意两性之间的差别;五岁至十二岁时因为儿童的性力从自己的身体转移到外界的各种活动,因此称为潜伏期;之后到青春期时,称为生殖期。弗洛伊德认为,幼年阶段不利的心理发展或挫折对人格特性及成年后心理疾病的形成有重大的影响。

儿童在这些阶段中的经验决定了他长大后形成哪一种人格。如果某一阶段的发展受阻,就会形成相应的人格障碍。例如,在儿童口欲期其欲求因某种外部因素而遭受挫折(如断乳过早等),可能会产生滞留现象,出现“原始信任”危机,导致不安全感,以后虽然年龄已超过一岁,但仍可能停留在以口腔活动(如过食行为)为主的方式来减轻焦虑,这被称为口欲期人格。又比如,在儿童肛欲期,这时的儿童在学习控制他的排便,并由此接触到了一些新的体验,包括自主与克制、占有与给出、干净与条理等体验,此期如果对儿童管教过于严厉、生硬,或完全放任、溺爱,则可影响正常的心理发展,出现独立与依赖的矛盾性需求,以及形成对客体好与坏概念的绝对化倾向。又比如,在儿童性器期,这时的儿童发现了自己的和别人的性标志,并感觉到父亲和母亲有一个共同的成年人的生活区域,此期儿童开始经历较为复杂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可出现矛盾性冲突与情感(某些“情结”),如果处理不好,可导致灰心、焦虑、攻击性行为或成年后神经症性障碍。因此,弗洛伊德认为,在个人早期生活中形成的各种心理宣泄方式,在人的整个一生中都基本保持不变[3]。

3、人格的结构

人格的结构由本我、自我、超我3部分组成。

本我:本我即原我,是指原始的自己,包含生存所需的基本欲望、冲动和生命力。是心理能量的基本源泉,是本能的中心所在;本我缺乏组织性,它的能量处于动态,随时可能释放出来,或者从一个目标转移到另一个目标上。本我不因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也不因以往的经验而削弱;本我不受理智和逻辑的法则约束,也不具有任何价值、伦理和道德的因素,它只遵循“快乐原则”,它不理会社会道德、外在的行为规范,它唯一的要求是获得快乐、避免痛苦、满足本能的需要。本我是古老而又长存的,从种族遗传的角度看是如此,从个人的一生看也是如此。它是建立人格的基础,终生保持著幼儿期的特点,即不能容忍紧张状态,希望立即得到满足。新生儿的人格结构主要是本我。本我的目标乃是求得个体的舒适、生存及繁殖,它是无意识的,不被个体所觉察。

自我即是指现实生活中的“我”,是自己可意识到的执行思考、感觉、判断或记忆的部分,是人格的行政机构,它控制和协调著本我与超我,并且为了整个人格的利益与外部世界进行“贸易往来”,满足人格的长远需要;自我的机能是协助“本我”冲动得以满足,而同时保护整个机体不受伤害,它遵循的是“现实原则”。现实原则的目的就是推迟能量的释放,直到真正能满足需要的对象出现为止(延迟满足)。推迟行动就需要忍受紧张,现实原则最终目的还是把个体引向快乐。此外,自我还要在超我的指导下,按外部现实的条件,去驾驭本我的要求。自我是在生长发育中形成的。人能意识到的各种活动,如知觉、记忆、思考和动作都是自我的功能,但自我的活动有时也不完全能意识到。

超我,是从自我发展起来的,是人格结构中代表理想的部分,它是个体在成长过程中通过内化道德规范、社会文化及价值观念而形成,其机能主要在监督、批判及管束自己的行为。超我包括自我理想和良心,自我理想与儿童心目中父母的道德观念相吻合,良心则与儿童心目中的丑恶概念相一致。超我的特点是追求完美,所以它与本我一样是非现实的,超我大部分也是无意识的,超我要求自我按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去满足本我,它所遵循的是“道德原则”。超我是人格中专管道德的司法部门,它为至善至美而奋斗,不为现实或快乐而操心。超我在较大程度上依赖于父母的影响,是儿童与父母的是非观念和善恶标准同化的结果,是通过奖励或惩罚在儿童的心灵中扎下根的。超我的目的是控制和引导本能的冲动。许多时候,人们用道德标准约束自己的欲望时,不感到是在被约束,这与超我处于潜意识中有关。

4、本我、自我与超我的关系

弗洛伊德认为本我满足需要的活动方式之一,是一种冲动性行为,即要求即刻满足,如饥饿了要立即得到食物,愤怒了就要立即发泄,不顾后果。而自我满足需要的活动方式之一,是推迟行动。推迟行动是为现实原则服务的,推迟行动就是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即根据需要制定行动计划去发现和制造现实的能满足需要的对象。推迟行动能够完成即刻满足所办不到的事,能够把主观的心理世界与客观的现实世界区分开来。弗洛伊德曾把自我和本我的关系比作骑马的人和他的马之间的关系,认为马提供了运动的力量,而骑马人则具有决定方向和指导他那有力的坐骑的大权;但也有时会出现不合理的情形,即骑马人必须得按马自己所要去的方向来指导他的马[4]。

弗洛伊德还认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者所占据的意识水平是不同的。它们的相互关系就构成人的复杂的人格动力结构。超我一部分在意识之中,一部分在潜意识之中。自我也是同样。本我则完全处于潜意识领域。前意识是既可以变为意识又可以成为无意识的边缘部分,就像水中的冰块,随冰块的起伏而变化。意识是露在水面上的部分,而无意识是深藏于水下的那一部分。随冰块的起伏,3部分人格维持著一种动态的平衡。

如果把本我看作是生物进化的产物,是生理遗传的心理表现,而把自我看作是客观现实相互作用的结果,是较高级的精神活动过程的领域,那么超我就可以说是社会化的产物,是文化传统的运载工具。本我中产生自我,自我中又产生超我,它们在整个生命过程中不是静止的,而是始终处于相互作用和相互融合的状态。本我是求生存的必要的原动力;超我在监督、控制个体按社会道德标准行事;而自我对上按超我的要求去做,对下则吸取本我的动力,调整其冲动欲望,对外适应现实环境,对内调节心理的平衡。

一旦超我形成以后,自我就要同时协调本我、超我和现实3方面的要求。这样,人的一切心理活动就可以从本我、自我和超我三者之间的人格动力关系中得以阐明。自我在超我的监督下,按现实可能的情况,只允许来自本我的冲动有有限的表现。在一个健康的人格之中,3部分人格的作用必然是均衡、协调的。一个人要保持心理正常,要生活得平稳、顺利和有效,就必须依赖这3种力量维持平衡,否则就会导致心理失常的产生。

5、焦虑与人格

焦虑是精神分析理论中重要的概念之一,它在人格发展中、在人格的动力状态中都起著重要的作用。焦虑分为3类:①现实性或客观性焦虑—其危险根源来源于外界,如害怕毒蛇或某些危险的情景。②神经症性焦虑—威胁的根源来自本我的本能性冲动,人们害怕自己被本能的冲动所支配,干出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事情。③道德性焦虑—威胁的根源是超我系统的良心,人们害怕因为自己的行为和思想不符合理想自我的标准而受到良心的惩罚[5]。

焦虑的功能之一是向自我发出危险的信号,这种信号使自我采取措施以对付危险;尽管焦虑给人带来痛苦,但它提醒人们警惕已经存在的外部的或内部的危险,它对个体生存和发展起著必不可少的作用;当一个人体验到焦虑时,并不一定意识到焦虑的真正根源所在。如,某患者害怕外界中的某种情景或事物,而实际上它的焦虑来自于本能冲动的威胁或超我责罚的威胁;实际的状况是,一种焦虑状态不止一个根源,它可能是两种甚至3种焦虑的混合。

人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地感受焦虑,又不断地化解焦虑,因而其人格在不断地完善;但个体与个体之间人格完善的程度是不一致的,有的本我较为突显,有的超我较为突显,更多的是自我较为突显,能较好地协调与本我及超我之间的关系。

6、防御机制与人格

自我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对付那些引起焦虑的威胁或危险,而它对付和解决这些威胁或危险的常用方法就是防御机制的运用。因此,心理防御机制是自我的一种防卫功能,很多时候,超我与原我之间,原我与现实之间,经常会有矛盾和冲突,这时人就会感到痛苦和焦虑,这时自我可以在不知不觉之中,以某种方式,调整一下冲突双方的关系,使超我的监察可以接受,同时本我的欲望又可以得到某种形式的满足,从而缓和焦虑、消除痛苦,这就是自我的心理防御机制,它包括压抑、否认、投射等各种形式[6]。

每个人在正常和病态情况下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心理防御机制,运用得当,可减轻痛苦,帮助度过心理难关,防止精神崩溃,运用过度就会表现出焦虑、抑郁等病态心理症状。弗洛伊德认为,个体中的自我在采用防御机制时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它所消耗的能量完全可以挪作它用。防御机制是在潜意识之中进行的一种儿童式的反应,这可能会阻碍现实行为的发展。对于个体来说,不会采用所有可能的防御机制,而只会有选择地采用其中的某些机制,这些机制就可能在其自我中固定下来,而形成个体人格的一部分。

常见的心理防御机制:①压抑—当一个人的某种观念、情感或冲动不能被超我接受时,就被潜抑到无意识中去,以使个体不再因之而产生焦虑、痛苦,这是一种不自觉的主动遗忘和抑制。②否认—指有意或无意地拒绝承认那些不愉快的现实以保护自我的心理防御机制。③投射—指个体将自己不能容忍的冲动、欲望转移到他人的身上,以免除自责的痛苦。④退行—当人受到挫折无法应付时,即放弃已经学会的成熟态度和行为模式,使用以往较幼稚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欲望。⑤转化—指精神上的痛苦,焦虑转化为躯体症状表现出来,从而避开了心理焦虑和痛苦。⑥补偿—是指个体利用某种方法来弥补其生理或心理上的缺陷,从而掩盖自己的自卑感和不安全感。⑦合理化—是个体遭受挫折时用利于自己的理由来为自己辨辩解,以隐瞒自己的真实动机,从而为自己进行解脱。⑧升华—指被压抑的不符合社会规范的原始冲动或欲望用符合社会要求的建设性方式表达出来。⑨幽默—是指以幽默的语言或行为来应付紧张的情境或表达潜意识的欲望[7]。

7、人格理论的作用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人格理论是在探讨神经症的病因和治疗方法中产生出来的,它著眼于神经症患者的内心冲突,用临床观察而不是实验室的方法,寻找解决困扰患者症状的有效途径。精神分析人格理论为后人开拓了探索人格的道路,变更了心理学的研究方向,成为现代关于动机和意识问题最流行的派别之一。尽管精神分析人格理论与现代心理学派的人格理论有很多不同,它仍然对心理学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它的影响还涉及到了文学、艺术、语言、宗教、哲学和伦理学等领域[8]。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的3个部分各遵循不同的行为原则,常以各部分的冲突的观点来解释和解决个体的某些心身问题。如弗洛伊德认为潜意识中的人格冲突可造成焦虑状态,为了克服这种焦虑并保持心理的平衡,个体常会采取一系列的自我防御机制的方法来使之得到缓解,其中压抑是最基本、最重要的自我防御方式。被压抑在潜意识里的各种心理冲突,在特定条件下可通过某种转换机制以病态的方式表现出来,形成各种心身症状或精神疾病。由于潜意识中的人格冲突对个体的心身健康关系甚大,因而从预防角度来说,及时处理好人格发展过程各个阶段所出现的问题,防止滞留现象,对于保持心身健康发展和维持健全人格都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人格理论诞生100年后的今天,各种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的书籍仍在介绍该理论。

8、人格理论的修正与发展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人格理论也有较大的缺陷,有关本我、自我、超我等概念都是一些抽象的不可测量的东西,在解释人的健康与疾病的心理机制上,只依靠逻辑的推断,缺乏有力的科学依据。

由于弗洛伊德仅从生物学的角度去考察人格,强调人格形成的主体,以及主体自身发展的根源是本能,这种理论发展到极端,必然产生不可克服的矛盾,即人和环境的对立。为了克服弗洛伊德理论的矛盾,有学者从主体以外去寻找人格形成的原因。其中,较早形成的新精神分析学派人格理论,是社会文化因素决定理论[9]。

持社会文化因素决定论观点的心理学家们,反对把人看成是由生物本能驱动的生物人,认为在研究人格的形成和发展中,应充分把握人的社会本质,即人是社会的人,如果离开了社会,人就不可能具有人格。因此,社会文化决定论强调社会角色、人际关系、家庭环境、亲子关系、社会制度以及文化模式对人格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影响。强调行为的动机出于人的社会性。这与弗洛伊德的观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社会文化因素决定论在人格形成和发展理论中,注重社会文化因素,克服了弗洛伊德的唯生物决定论,对人格心理学研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社会文化因素决定论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完全否认了遗传因素在人格形成中的作用,片面强调了社会环境对人格的影响,从人格的生物决定论的极端走向了社会环境决定论的极端。因此,又有学者提出了人与环境“交互作用”理论。

“交互作用”理论认为人类既不是由环境摆布,也不是由内力驱动,人有自己独特的认知过程。通过认识过程的发展和自我控制,人影响环境,同时也被环境所影响,人格就是在这种交互作用下形成和发展的。交互作用理论强调,人们在相互交往中,可以通过观察来进行学习,获得信息,了解社会环境,从而获得社会行为。行为一旦获得,便由刺激,强化和认知3个方面进行调节和维持。

交互作用理论中的某些概念,如交互作用、自我效能、期待等等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都有待于进一步阐明和证实。这说明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认识程度,每一种理论都有某些缺陷和不足。在心理咨询或心理治疗工作中,要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兼收各家学说的观点,取长避短,继往开来。

更多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绿地科技岛C座101室(201100)         电话:021-57726766      13621606003           咨询QQ:40658861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备18047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