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354      
咨询热线:13621606003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其他心理学派文章内容     [字体: ]
绘画疗法帮助孩子打开心扉
[ 文章来源: 网络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6-25 | 点击数: 20350 ]

地震对孩子的冲击是最大的。对唐山大地震的灾后心理干预的研究显示,尽管已经过去了32年,但地震对很多唐山人的冲击到现在还未消失,经历过大地震的孩子,他们的离婚率远远高于其他地方的同龄人。并且,孩子的年龄越小,地震对他们的冲击就越大。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的研究显示,大地震时的幼儿,他们长大后的心理健康程度远远低于大地震时的青少年。

所以,地震后对孩子们的心理干预极为重要。不过,与成年人不同的是,孩子们的语言表达能力通常很一般,心理咨询师也罢,教师也罢,其他救援人员也罢,很难通过言语的方式和孩子们进行沟通。这时,使用形象的沟通方式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譬如让孩子们绘画,或让孩子们接受沙盘游戏的治疗。

我此次出行的搭档晏嫣便特地为孩子们准备了绘画的工具,她带了一盘24支的水彩笔和一叠A4纸。每次对孩子进行辅导时,她会让孩子们相对自由地绘画,而结果显示,灾情严重地区的孩子,绘画差不多都与地震有关,而灾情较轻的地区,如果孩子家中没有遭受重大伤亡,他们的绘画多是积极的,有不少绘画与地震无关。通过这一点,我们可以比较直接地识别受灾情况严重的孩子,而给予特别关照。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四

 

图一是15岁女孩阿凤的绘画,她画完画后已泪流满面,我注意到后便约她单独做了对话。

这幅画反映的是她的一个真实的梦,她梦见地震发生,山崩地裂,树木和房屋纷纷倒塌,而她从山上倒摔下来,就在快掉在地上时,她醒了,醒时陷入极度的恐慌中。

和她对话中,我了解到,她的直系亲属中没有人死亡或严重受伤,她只是舍不得父母离开家。原来,地震发生后,她在北京打工的父母想尽办法回到家,但看到地震没有给家里造成重大影响,所以父母想再返回北京继续打工。知道父母想返回北京的消息后,阿凤很恐慌,但她又是乖孩子,不想把她的恐慌说给父母听。得知这些情况后,她的问题就不难解决,因为她需要的只是和父母好好谈一次,将地震发生时她险些被同学踩倒在地的惊险和她所受到的惊吓,以及地震后的一切体验都和父母好好沟通一下即可。

图二是13岁的阿清的作品。乍一看,这幅画似乎很积极,因为画上有五颗心,每个心上有一个字,组成了“美好的一家”五个字,但当晏嫣问阿清,画上的人都是谁时,她的回答是,爸爸、奶奶、姐姐和妹妹,而且姐姐已在地震中遇难身亡。那么,妈妈去哪里了?她为什么不把妈妈画上来?这就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晏嫣细问之下,发现阿清对妈妈有很大的愤怒,她认为妈妈对姐姐的死有责任。由此,咨询师就可以明白,这个愤怒是她亟须处理的关键情绪。

图三是12岁的小男孩小余的作品,这幅画面的信息很直接:地震发生,人们慌张逃生,还有几个人躺倒在地。这反映了,很可能小余看到了有人丧生的情境。

图四是小学四年级的女孩小倩的作品,这幅画中鸟语花香,显出一派祥和的气象,但考虑到小倩所在学校受灾严重,那么,她可能有两种情况:第一,她没有受到严重影响;第二,她在绘画时处于情感隔离状态,她的绘画没有表现出她的潜意识的内容。如果是后者,她会是最难辅导的对象。

救援组中使用绘画疗法的志愿者不少,志愿者马龙涛说,他会让孩子们画两幅画,一幅是他们最痛恨的东西,一幅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最喜欢的画可以让孩子们去想,自己在灾难中还可以做什么,还可以有什么寄托,而最痛恨的画画完后,他会让孩子们将这幅画撕毁。

孩子们最痛恨的画反映的都是地震导致的悲情,譬如一个读小学三年级的男孩,他从北川来,地震发生后曾和父亲去抬尸体。后来,一次闻到了臭豆腐的味道,没有在抬尸体时呕吐的他却在此时呕吐了起来。他的画,画的就是一个卖臭豆腐的小摊,但摊上摆的却是人的尸体。

孩子们撕毁最痛恨的画时的情境给马龙涛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当时小小的帐篷内有20多个孩子挤在一起,他们先用手撕碎,扔在地上后再捡起来,撕成碎末,有的孩子还用牙齿撕咬这些画,最后他们一边痛骂一边用脚踩这些画的碎末,咚咚声仿佛要把帐篷给震翻。

这是一种很好的仪式,通过这种仪式,孩子们表达了对地震的愤怒,也表达了对这一悲剧的告别。 20日调整一天后,我们由15人组成的小分队21日按计划奔赴绵阳,先后给永安镇救助站帐篷学校的170名师生、沸水镇150名师生和花亥小学150名师生做了心理辅导。

在永安镇,我和来自广州的心理咨询师晏嫣一起合作,负责辅导20余名十来岁的孩子,先由晏嫣带著孩子们一起做“手指操”活跃气氛,等气氛活跃起来后,我们给每个孩子一张纸和笔,让孩子们画他们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梦,如果没有梦,就可以画自己想画的任何画面。

距离北川县城20余公里的永安镇是灾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据了解,我们负责的20余名孩子差不多都有亲人遇难或受重伤,所以不出所料的是,孩子们画的都是与地震有关的画面。

等孩子们画好后,我和晏嫣再根据画面对孩子的心理状况做一个直觉上的评估,然后视情况或做单独对话,或让孩子站出来和其他孩子一起分享他的感受。

我先和一个孩子单独对话,等结束对话后,我们回到帐篷里,看到晏嫣让一个神情落寞但又有点要强的9岁的小女孩在讲她的画,讲完后,晏嫣问她有什么理想,小丫头大声地说:“我长大了要发明一个仪器,可以控制地震的仪器。”

这个小丫头的理想真好,我想,有这样的一个理想,她就从灾难中找到了积极的意义,而不会单纯地陷入悲伤中。于是,我走上前说:“你的理想真好,你会记住它的,是不是?请大家为她的理想鼓掌!”

孩子们激动地为她鼓掌。但是,等她坐回座位后,我却发现,她的神情仿佛更加落寞。于是,我走到她的小课桌前,蹲下来,拉住她的小手,轻声问她:“愿不愿意跟叔叔单独说会儿话?”

她摇了摇头,并且隐约有点拒绝我的身体接触,虽然不坚决。

等离开这个帐篷学校后,这个小女孩的那种落寞和倔强的神情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突然有一瞬间,我想到一个可能的答案:她很内疚,她很自责,她认为她对地震的发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她才有了要控制地震发生的理想。

当然,这只是一个推论,并不一定就是答案,晏嫣就不大认同我的看法,她认为我给出的反应非常好。

更多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绿地科技岛C座101室(201100)         电话:021-57726766      13621606003           咨询QQ:40658861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备180470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