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3859      
咨询热线:13621606003 (微信号)    
 扫描二维码-加微信
 世界催眠泰斗
史上最伟大的催眠大师
催眠治疗权威专家
颠覆传统的催眠领袖
为催眠取得合法地位
让催眠不再是“严肃的学
  术殿堂中的跳梁小丑”
  对于心理治疗实务的贡献与弗洛伊德对于
   心理学理论的贡献并重
米尔顿·艾瑞克森
 艾瑞克森催眠先驱
黄氏-艾瑞克森催眠模式
  创始人,国际艾瑞克森
  催眠学院创办人
 中国第一位将催眠与NLP
  融为一体,并深刻揭示
  催眠与NLP之本质的国际
  催眠导师、国际NLP导师
  为催眠界注入新元素,引导催眠走向科学
   的革命家,开创中国催眠史上的先河
  第一位将国际催眠事业引入中国大陆的
   美国NGH催眠先驱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NG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国际IAE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总导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治疗师
  美国ABH催眠协会认证高级催眠导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AB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国际NLP高级执行师
  美国SNLP协会认证之国际NLP导师
  中国大陆第一个可签发NLP创始人——
   理查·班德勒亲笔签名的国际NLP专业执行
   师、高级执行师证书的国际认证NLP导师
  国家一级培训师,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
  国家注册二级、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
  应用心理学博士,资深心理咨询专家
黄雄斌 导师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学院家庭系统排列系统排列知识文章内容     [字体: ]
海灵格督导课实录
[ 文章来源: 网络 | 作者: 佚名 | 发布时间: 2003-8-16 | 点击数: 20876 ]

超越善恶 全盘思考

当实相就在眼前时,你就不能逃避,你会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能像以前一般无知。家庭系统会令人脱离无知,放下世俗成见。根据很多家族系统的显示,一些本来被认为是坏人或破坏者,其实可能很善良,行事出于深层的爱。一些本以为高人一等的人,可能是坏事的始作俑者。本来自觉清白的人,忽然要面对自己高人一等背后的真相;本来有罪的人,则能够了解自己深层的善意。这令他们有更清晰的自我形象和启发,可能因此减少了坏行为。当然,每个人仍然必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一切后果,例如杀人犯通常都丧失了家族系统的归属权。

系统为每个人提供了新的观点,也让我们对自己的思想、说话和行为的责任有更大的认识,并有助于对他人发起慈悲心!

在系统治疗中,就善与恶等方面有一条简明的法则:事情通常和人们说的恰恰相反。

在此举一个海灵格的案例:

有个人说:我的第一任妻子经常恐吓要自杀,又说我们应该一同自杀。现在我还经常为此生气,因为我为了这个自杀的问题,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它也毁了我的一生,我依然无法摆脱对这种恐吓的愤怒。

海灵格:真正的好与坏常跟展示出来的表象相反。你生气,因为你妻子企图自杀。问题是,家庭中谁真正要自杀?你还是你妻子?如果是你又怎样?当你的反应这般强烈时,便符合了这个猜测,实情跟你所讲的可能正好相反,否则反应不会如此强烈。你因别人自杀而感受到震惊的程度,等同于你担心自己会去自杀的程度。

那个人说:这样说来颇有道理。我在离婚后三年内,在梦里用尽各种方法自杀,我会思考这些。

同意

我想要跟各位谈一下同意。同意是唯一的,成为自由的工具。你一旦开始同意,你就不再反对任何事情了。你不再抗拒任何事情了。所以各位也可以做这个练习。我们来练习「同意」。(当事人无声地哭著)首先,你同意自己的父母,以他们的本来面目去同意。你也同意他们的祖先,以他们本来的面目去同意他们。

你同意你自己,以你自己的本来面目。不要愿望什麽事情会不同。你是你自己最好的成品。你也同意自己的罪过。你同意所有你从前拒绝过的你自己在内的所有的东西。你看著它,对每一样事物都说,是的,我同意。去感觉对你的心灵(灵魂)有什麽样的影响,对你的身体有什麽样的影响。你只要同意。你同意你自己的成功,你同意你自己的失败,以平等的心。你由於自己的成功而成长,你也由於自己的失败而成长。所以藉由同意,你可以放下一些,再往前走,带著自信地往前走。你的状况可能也在进行之中,或者是在学校、或者是在你的国家,你同意它。完全以它本来的面目去同意它。如果有冲突,你同意其中的一方,你也同意另一方。你也同意这个冲突的本身,就以它本来的面目去同意。

以这样的方式,你得到了力量。如果有任何反对的,我们就会失去力量。藉由同意,我们得到了力量。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就跟所有的一切融合了。

一切如是

“系统排列”可以运用一群人或者一些小物体去做出“设立”(就是用人或者物去摆设出一个系统的现况)。用人的效果比用物体来得好。

主持“设立”的人称为“导师”。参加的人应围坐成圈,需要解决问题的当事人坐在导师的左或右边,答复导师提出的问题。导师只需要知道一些实际发生过的事,例如本人或配偶,和父母婚前曾否有过固定的亲密关系、这一代和上二代里有没有夭折、早逝、失踪、意外伤亡、重大疾病、残障、精神分裂、吸毒酗酒、犯罪、参与战争、移民、抛弃或领养儿童等事项。

导师会引导当事人在围坐的人中挑选出数人,去代表导师指定的角色,例如父母、兄弟姐妹、父母的兄弟姐妹等,包括一个代表当事人本人的代表。

被选中和安放的代表,无须刻意去做任何事,而只要放松自己。令人惊奇的是,代表被安放后,身体里便会有不属于本人的感觉、情绪、和意念涌出,那些与家庭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一旦被排列进入这个场中,也能感应到这股运行于系统的动力,从而能连结上这个家族的真相,让当事人接触到之前隐藏着的信息。

有种力量可以超越空间产生作用,也超越人的认知。即使当事人的家人对排列之事一无所知,依然会受到影响。就算只是由治疗师设立系统,没有家庭成员在场,也有同等影响力。系统排列治疗中有很多巧合,其机理还弄不明白。

一个年轻的父亲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失去了妻子和孩子。几年过去了,他第二任妻子怀孕了,他非常害怕悲剧在他妻子和小孩身上重演,而离开了他们。十一年之后,在小组治疗中,他后悔不已,并希望能找到他的孩子。导师劝他耐心地等待,他不以为然。

一个星期之后,这个男人接到一封信:亲爱的父亲,我叫丹尼,我是你的儿子,今年十一岁,我喜欢滑板和足球。真希望能很快见到你。

家族系统排列可以产生很深远的影响,导师、当事人以及代表,必须态度严肃,出发点必须正面。整个团体要平心静气而专注,皆愿意以毫无意图、无所畏惧、不固着旧有的理论或经验去移动。当中采用的是现象学态度:静观其变、纯净地置身于当下所呈现的一切,导师俯瞰整个大局时必须放下自我,甚至放下助人的意向,接受一切如是,才能获得洞见和力量,以扭转劣势,为一切的和解而服务。 

轮回与变化

家庭就是生命,家庭会变成怎样,生命就会变成怎样。

在家族系统排列中有一个令人惊异的案例:

有名律师来找家族系统排列师海灵格,他显得很不安,因为他做过一些家族历史的研究。他的曾祖母认识一名男子,两人很快结婚,但不幸地,其丈夫在27岁那年的12月31日去世,当时有人怀疑其丈夫是被人谋杀的。后来,他的曾祖母没有把前任丈夫的遗产留给她与前任丈夫所生的儿子,反而留给了与第二任丈夫所生的儿子。这是家族里一个不公平的对待。

由那天开始,这个家族陆续有三个人在27岁时自杀,而且会都死在12月31日那天。当那名律师发现此事时,忽然醒觉到其表哥已经27岁,日期亦已接近12月31日。他赶到表哥那儿,准备提醒他,却发现表哥已买了枪准备自杀。

由这个例子可以看见,家庭系统是如何影响着人。过了不久,那名律师又来找海灵格,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自杀倾向。海灵格叫他面向着墙壁,想象一个家族中死者的样子,然后向那个说:“我尊敬你,你在我心中是有地位的,我会将你所承受的不公平待遇说出来。”当律师说完那句话后,他忽然发觉,自己已没有了那种紧张和惊慌的感觉。

这当中似乎有某种系统隐藏的动力,导致悲剧事件世代相传。 

世界上有一种“家族集体意识”,对所有家庭成员都会产生作用,包括系统外的某个人物,家庭成员从他的损失、不幸、离别或死亡中获益;父母和祖父母昔日的爱人。当命运共同体任何一名成员受到不公平对待时,整个家族在集体意识中便会要求平反或平衡。

 一份关系中的人构成一个系统。维持系统中众人关系的基本元素有三:

l、归属的需求,隶属于这个系统的资格必须被尊重。

2、系统成员之间的给予与收取(施与受)必须平衡。

3、成员之间和系统与系统之间的秩序必须维持。(即在同一个系统里面,先来的比后来的优先。新的系统则优先于老的系统,第二次婚姻也比第一次婚姻更有地位。)

系统本身的责任是维持它的完整和平衡,使它能够延续下去,这就是系统良知。上面的三点如果被违背了,系统本身会做出修正,另一个成员常会在不自觉中代表了那个受害者,重复他们的感觉和命运来为此赎罪。这就是牵连纠葛的重要原因。这样的不平衡,可能被重复地延伸至后代。

若无法把系统回复正常,以后进入这个系统的人就会承受前面那个受害者的遭遇,集体意识不会理会对个别成员是否公平。这反映出系统中有着基本秩序,每个家庭成员都有同等权利去参与、被接受、被认可,不允许其中一名成员被排斥、鄙视或遗忘。

牵连可以是一些过激的情绪、异常的行为、极端的思想,任何看起来夸大、不相称、不恰当的反应和情绪,不能用当时的情形解释,都要怀疑可能是一种认同,替罪羊亦可以是与人的关系不好,或者是生活里一些特别情况重复出现。那些热衷于要求绝对正确的人,通常正受着牵连。当人们在不可理喻的痛苦和愤怒中挣扎时,可能正扮演着系统中的另一人。但在整个过程中,受影响的人是完全不知道的。

当违背上面三点的事情被显露出来,不平衡被纠正过来,那些弱小成员的苦痛或困扰便会消除,他们便能回复到完全自己的生活,这便是“解决”。如果能真心实意地把被排除在外的人奉为上宾,他们就会变成守护天使,变成祝福的源泉,而不再是一种威胁。

所以,爱是建立在秩序里的,正如种子安置泥土,从中得以成长和发育。

所谓问题只是系统中“爱”入歧途,治疗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当事人爱的凝聚点,就等于找到了治疗的支点。总的来说,解决就是使爱的流动重新畅顺,“爱的序位”重新呈现:被忽略了的成员在系统里的位置重新被肯定、排列也遵循了正确的次序、每个角色都接受自己应有的责任、年幼和弱小的角色也重获他们的权利。如此,几乎每个代表都会有平静、轻松或喜悦的感觉,现场的人脸上都有不同的光彩,这时便是可以结束这次系统排列的时刻了。

解决的方法往往会在系统排列的过程中自动浮现出来。导师须认真地聆听代表们的反应报告,允许他们带领你朝向解决之道。解决问题的排列画面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可以在以后数年间持续地引起变化。

在伟大的循环中,云彩、雨水、河流、海洋进行着永恒的轮回和变化,巨大系统的所有阶段都是深不可测的。 

与实相融合

海宁格∶有的时候,我们会对抗死亡;但是,有任何人成功过吗?对抗死亡?或者是对抗他的命运?这是孩子的梦想。但是孩子们有这样的信念,很可爱。她想要去拯救她的家庭。她怎麽可能去救到她的家庭呢?这是个很伟大的、但是很陈旧的想法。但是过一阵子以後,每一个人都要去承认有一个更大的力量存在。所有我们可能做的事情,只有去鞠躬、同意。然後我们就会得到力量。然後我们就会融入这个实相之中。但是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看得到。有时候我们的洞察力、洞见只有来自受苦,有时候不必受苦;有时候洞见力不会来到这儿,甚至在受了很多苦也不会。

我前面曾经解释过,大部份的问题之由於会产生,主要是孩子们想要去干扰父母的命运。我也说得很清明一些关於助人的艺术。我们总是要去跟实相、真实的面目去融合在一起。我们不要允许自己被拖入、被卷入我们无法做任何事情的议题里面。你去支持那些一点都不现实的希望,所以当你做为一个助人者,你在跟当事人的命运融合的时候,你跟他的罪恶感的後果融合的时候,而且也跟他的死亡融合。我们不去对抗任何人的死亡。 

自由

我今天想要谈的是自由。什麽是自由?我们有自由吗?有一点点。主要的自由,是去改变。是很更好的方面去改变。我们怎麽能够去做到这个呢?我们要去融入引导我们的那个。如果你只是下定决心要去成就这个、那个。最终的结果是很少的。如果我们让自己给超越我们的那位去引导,我们就可以成就一些特别的事业,而不需要我们去计画。那麽自由又是什麽呢?所以自由是什麽,其实到最终自由也就是臣服而已,所谓的自由在最终也就不过是对更伟大的那一个,我们放下我们自己。我们在这里的工作也是这样子在进行。我们可以看到从讨厌、恨,改变到爱,相当容易的。

两种感觉

我来说说关於「感觉」,我区别出好几种不同的感觉。一是真实的感觉,也就是面对真实情况所产生的感觉。当我们在家族排列中看到,妻子想走向他的第一任丈夫,他们彼此互望,表达这种感觉。就某方面而言它很简单,我们可以看著他们而不会受到干扰,每一个人保持在自己的感觉中,这是很美的,我称它为原始感觉(primary feeling),它是即刻的。这些真实的感觉有一些特性,首先,眼睛是睁开的;第二,没有其它外在的人被牵涉在里面;第三,它很快地就进入重点,允许行动发生,比如说她知道该怎麽做(指第一个例子),清楚的行动会产生出来,这种感觉往往是朝向实际行动,去解决一些事。这就是原始感觉。 

次要感觉(secondary feeling),替代了原始感觉,它会寻找藉口阻止实际行动,会把人们的注意力拉到他/她身上,就好像对人们说「请帮帮忙!」但同时它也会显示他/她们不想要被帮助,因为他/她拒绝被帮助,就像你看到了她(指另一个例子)对我所做的。而这种感觉只有在闭上眼睛的时候才会有,因为他们所感觉到的是想像画面里的自己,或者有时候是记忆里。为了要有那种感觉,你必须要闭上眼睛,一旦你睁开眼睛就无法凝聚那种感觉。而且,为了要得到帮助,它必须是非常戏剧化的。 

更多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建东路58弄绿地科技岛C座101室(201100)         电话:021-57726766      13621606003           咨询QQ:40658861
国际艾瑞克森催眠学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qianneng.cn       2003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沪ICP备18047079号